9·11常州杀人纵火案

编辑:香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8-07 05:10:37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常州"911"杀人纵火案一般指9·11常州杀人纵火案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2014年9月11日上午9时许,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新北)分局薛家派出所接“119”转接指令:“高新区薛家镇顺园六村185幢乙单元401室着火,有人受伤。
中文名
9.11常州杀人纵火案
日    期
2014年9月11日上午9时许
地    点
薛家镇顺园六村185幢401室

9·11常州杀人纵火案案件过程

编辑
2014年9月11日上午9时许,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新北)分局薛家派出所接“119”转接指令:“高新区薛家镇顺园六村185幢乙单元401室着火,有人受伤。”
警方到达现场发现:受害人为一名女性,已当场死亡,颈部、左胸部存有多处刀伤,腹部严重烧伤,但胸、背部、四肢均完好无损;同时,现场物品翻动不明显,门窗均完好,受害者家中两瓶未开封的白酒只剩酒瓶盖遗留现场。据受害者丈夫反映事发当天上午9:07曾收到其老婆手机号发来的短信,内容为:“钱在哪里,我肚子疼要去医院。”之后,受害者丈夫多次拨打妻子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等到回家后,发现妻子已经遇害。
“根据我们初查的情况,可以认定这是一起杀人纵火案件!”常州高新警方快速反应,迅速汇报常州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但是,一系列的困难和疑惑使得警方一时难以确定嫌疑人作案动机,到底是侵财?劫色?还是仇杀?还是网上传言中的情杀?案件走向重重迷雾,难以定论。带着重重的困难和疑惑,专案组开始了他们7个不眠的昼夜。[1] 

9·11常州杀人纵火案抓捕过程

编辑
经过多次论证判断,专案组最终决定针对“9:07”,受害人手机号给其丈夫发送短信这一特定时间节点开展工作。
专案组迅速研究小区进出口情况,开展无遗漏视频资料排查工作,认真梳理时间点前后所有出小区的人、车出入情况。4天后,一名白色上衣男子进入了警方视线。该男子体形偏胖、上身穿白色短袖、下身穿黑色中裤。视频资料显示该男子6:07从小区北门进入走向案发现场方向,9:37手提白色塑料袋出小区北门,袋中若隐若现两个瓶状物体,极可能是案件现场丢失不见的那两个白酒瓶。从时间、空间上来说,该名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
案件有进展,专案组民警斗志更增一层,一方面继续开展现场及周边视频资料调阅工作查询该男子去向,发现该男子于11日凌晨5时许从现场附近一网吧走出,并紧接着在6:07由案发小区的北门进入小区。这一活动情况与专案组此前设定的排查范围相符合。专案组当即组织警力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对周边紧挨着的2幢住宅楼定点定位逐户见底排查,对该小区的其余35幢居民楼进行地毯式拉网排查。经过连续多个不间断的日夜逐户排查,民警在案发现场居民楼对面的一幢居民楼中走访到一名男子“刘某”,经确认身份与之前研判的白衣男子“刘某”为同一人。
狡猾的犯罪嫌疑人刘某似乎已经预感到警方已经将其锁定为犯罪嫌疑人,便四处躲藏。确定了嫌疑人,案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民警更是一刻不敢松懈的开展进一步侦查工作,最终于9月18日凌晨1时许在常州钟楼区某浴室内将正在熟睡的刘某成功擒获。经审查,刘某对其杀人纵火的罪行供认不讳。[1] 

9·11常州杀人纵火案犯罪嫌疑人信息

编辑
刘某,男,1987年出生,大学毕业,家住案发小区,就职于常州武进区一机械工厂,是一名技术工作人员。上有父母,下有女儿,中间还有恩爱的妻子,刘某的日子原本还是过的不益不损,也算有滋有味的。但刘某却是不惜福、不知足,不能安于现状了。 2013年5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刘某认识了自称广东籍的男子徐某。喝酒、唱歌、去赌档“玩”……短时间内,徐某到哪儿都带着刘某,而刘某也是一心归顺徐某了,徐某出手阔绰的样子很快让刘某产生了“美丽的误会”:遇上贵人,找到能提升自己生活水准的大哥了!
2013年6月,徐某带刘某到一处赌档“玩”,玩输的徐某当即向赌档借2万“水钱”;死心塌地的刘某毫不犹豫的在徐某的指示下当上了“水钱”的担保人。此后,徐某和刘某日渐疏远了,而刘某也忘却了此前担保这回事儿。一个月后,“水钱”的主找到了刘某,告诉他昔日的2万现在已是暴增至10万,如再不还钱,便要刘某的家人“好看”。刘某这下慌了神,在银行办理了4张信用卡套现1万多,又去小额信贷公司借了4万!终是和催债方讨价还价的把这10万的债给解决了。
可借的钱终是要还的,那5万多也是利滚利,加上各种开销,到今年8月刘某已经负债16万。无奈之下,刘某偷出了老婆的工资卡,取了一万多,却也是杯水车薪;这事儿还被老婆发现,坦白交待后老婆给了俩字:离婚!刘某一气之下走出了家门。 “东莞玩的人多,徐某又是广东人,我就想去那里找他”,刘某思忖之下买了火车票直奔东莞。
事情往往不是那么容易,刘某哪里找得到自己连真实姓名都不知道的徐某,碰壁之下回到常州自己母亲家。得知情况的刘母将刘某一顿骂,刘某又再次离开了母亲家。自己重义气,却被大哥害了,家人对自己又不理会,无助、绝望的刘某想到了自杀。他买了刀具等住到一个小旅馆,却是勇气不足,不曾下手。纠结、恐惧和无奈充斥着刘某身体和思维的每个细胞,何去何从。[2] 

9·11常州杀人纵火案做案过程

编辑
9月11日清晨5时许刘某从网吧出来回到小区,想守候在家门口,等待孩子上学时偷偷的看上一眼。唯恐妻子阻拦自己和孩子见面,刘某只得躲在家门口河边的树丛中。
等待的过程中,刘某思绪万千。一年多来,自己重义气担保下的2万元借款害得沦落到如此地步,负债累累、心事沉沉,老婆要离婚、有家不敢回、连见自己的女儿都要鬼鬼祟祟。事已至此,刘某寻思着,唯有了结自己才能彻底终结这件事情。“寻死不如闯祸!”刘某转念一想,“自杀没勇气,那就犯罪,让警察枪毙自己!”。扭曲的刘某已然失去了理智,他决定要抢劫、强奸、杀人、放火都做一遍,窝囊了20多年,也算是轰轰烈烈走一遭了!
躲藏在树丛中的刘某抬头猛然见到对面居民楼四楼的一户人家;那户人家刘某以前平时经常用望远镜偷窥,白天只有是一个女人独自在家。心想着女人好对付些,刘某毫不犹豫的选定了这个作案对象。
说干就干,刘某潜入那栋居民楼的楼梯间,在四楼和五楼之间的楼梯平台间观察那户人家的情况,等待作案时机。
6:30,受害人及其丈夫出门送孩子上学,刘某便在楼梯间继续等待,等待受害人独自回家。
8:20许,受害人独自回到家中。刘某见作案时机已到,便前去敲响了受害者家的门。他自称是邻居,以查看受害者家有线电视插头是否插错影响自己家观看电视为由顺利的进入受害者家。就在受害者走到客厅电视机旁,跟在背后的刘某杀心大起:他拿出随身携带的此前准备自杀的刀就刺向受害人,残忍的将受害人杀害。当受害人有温度的鲜血溅到刘某身上时,浑浑噩噩的刘某瞬间惊醒了,“我不想死,我要活!”。可面对眼前被自己杀害的受害人,刘某开始琢磨怎样伪造现场、逃避警方的打击:清理干净作案现场、将自己带血的衣服洗净穿上、用受害人的手机发短信给“老公”询问钱的存放处以造成侵财的假象、将受害人的衣服损坏造成性侵的假象、在受害人家中找出2瓶白酒作为助燃剂撒在家中放火试图破坏现场。
刘某在受害者家中前后共逗留了40多分钟,在离开前还不忘带上不带盖子的空酒瓶,让酒瓶里散发出的酒气冲淡自己身上的血腥味。至此,人性在刘某身上已无迹可寻,而受害人却是无故遭遇了一场无法承受的灭害。[3] 

9·11常州杀人纵火案警方提醒

编辑
在审讯初期,刘某咬定自己与受害人是情人关系,而网络上各类网民发出的非官方信息也一直谣传受害人与嫌疑人是情人关系。据调查,受害人与嫌疑人不存在情人关系,种种网络传谣给受害人及其家属带来了更深的二次伤害。最后,刘某也坦白,自己与受害人并无情人关系,严格来说是没有丝毫的关系。刘某在杀害受害人后,试图躲避警方的追查,受到网络谣言的启发,认为如果自己咬定是情人关系便可躲避死刑,便在网上与案件的相关网帖中搜索受害人的信息资料,试图伪装成情人关系。
办理了多起杀人案件,往往都是受害人和嫌疑人都是有某种联系,换言之,嫌疑人都是或图财、或贪色等目的的,而这次的案件,两者之间毫无联系。高新区(新北)分局副局长史旭东告诉记者:“案情清楚后,我们都觉得很遗憾,死者相当无辜,偶然的被选择、偶然的被杀害。希望警方将嫌疑人绳之于法能给家属带去些许微小的安慰”。
在此,警方也不得不再次提醒,家中孩童、老人、女性常会独自在家的,一定要增强防范意识,切勿给陌生人开门,接受陌生人各类个人信息的问询。一起案件,对于广大民众来说,或许只是阶段性的一个关注,甚至是一个热闹,而对于当事家庭来说,将会是一场无法弥补的灾难,甚至是一生无法忘却的苦痛。[4]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