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马丁

编辑:香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5 07:56:55
编辑 锁定
阿尔封斯·德·拉马丁(1790-1869)法国十九世纪第—位浪漫派抒情诗人。也是浪漫主义文学的前驱和巨擘。
中文名
拉马丁
外文名
Alphonse Marie Louis de Lamartine
国    籍
法国
出生地
勃艮地
出生日期
1790
逝世日期
1869
职    业
诗人,作家,政治家
代表作品
《沉思集》,《新沉思集》、《诗与宗教和谐集》,《一个女仆的故事》、《圣普安的石匠》
性    别

拉马丁简介

编辑
拉马丁(1790 - 1869)[1] 
阿尔封斯·德·拉马丁(1790-1869)法国十九世纪第—位浪漫派抒情诗
拉马丁 拉马丁
人。1811年秋漂泊意大利,在那不勒斯认识了一个叫格拉齐拉的姑娘,后来为她写了一部小说《格拉齐拉》。
1816年秋,他在法国东南都温泉区疗养,认识了一位老科学家的年轻妻子,两人相恋。她次年的病故给他带来懊丧的回忆,写下了许多悲叹爱情、时光、生命消逝的诗篇,后结集为《沉思集》,1820年发表后获得上流社会的热烈欢迎而一举成名。
他还著有诗集《新沉思集》、《诗与宗教和谐集》,小说《一个女仆的故事》、《圣普安的石匠》等。
拉马丁长于抒情,诗歌语言朴素,节奏鲜明,但情调低沉、悲观。他认为诗是心灵的语官,是感情充溢时的自然流露。代表作《沉思集》给人以轻灵。飘逸、朦胧和凄凉的感,觉着重抒发内心深切的感受。

拉马丁生平

编辑
他1790年10月21日生于一个贵族家庭,在宁静的乡村(勃艮地的Mâcon)度过幼年。他喜爱《圣经》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等人的浪漫主义作品。他的诗歌多是感情的自然流露,给人以轻灵、飘逸的感觉,着重抒发内心的感受,语言朴素,一扫三百多年来笼罩在法国文坛的理性至上、压抑自我的沉闷空气,对十九世纪初的法国文坛起了振聋发聩的作用,催生了雨果(Hugo)、乔治桑(George Sand)、维尼(Vigny)等一代浪漫派大师。他的一些名篇如《湖》(Le lac)在法国至今仍然妇孺能诵。
1816年秋,拉马丁在法国东南都温泉区Aix-les-Bains疗养,认识了一位老科学家的年轻妻子查理夫人(Julie Charles)。两人相恋。1817年Julie原约去法国萨伏依省(Savoie)的布尔热湖(Bourget)与诗人相会,但到时她病例了,不得不留在巴黎,几个月后就死了,诗人没有能再见到她。她的病故给他带来懊丧的回忆,写下了许多悲叹爱情、时光、生命消逝的诗篇,后结集为《沉思集》(Les Méditations),这部诗集(诗人的第一部诗集,也是最出色的诗作)1820年发表后获得上流社会的热烈欢迎而一举成名。在诗中,诗人歌颂爱情、死亡、自然和上帝,认为人生是失落和痛苦的根源,把希望寄托在已经消逝的事物和天堂的幻想上,或者向大自然寻求慰藉。《沉思集》重新打开了法国抒情诗的源泉,为浪漫主义诗歌开辟了新天地,被认为是划时代作品。
同时,拉马丁又是一个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和职业政治家。法国大革命时,他因保卫路易十六而被捕。波旁王朝复辟后入王家禁卫军。拿破仑百日统治时流亡瑞士。路易十八第二次复辟后回巴黎,进入上流社会。1825年至1828年间在法国驻意大利使馆工作。1829年被选为法兰西学院(Académie française)院士,1830年当选法兰西语文学院院士,1830年七月革命后转向资产阶级自由派。1833年成为议员(député),1848年二月革命后为临时政府实际上的首脑。他从1848年2月24日至5月11日出任外交部长。1848年12月10日的总统选举中败于拿破仑三世。此后,他退出政坛,潜心文学创作,并于1869年2月28日在巴黎去世。

拉马丁作品

编辑
诗人之后发表的《新沉思集[2]  》(Nouvelles Méditations, 1823)、《诗与宗教的和谐集》(Harmonies poétiques et religieuses, 1830)等作品,继续着这些主题,但日趋明朗的宗教信念冲淡了忧郁的氛围。他另写有长诗《约瑟兰》(Jocelyn, 1836)、《天使谪凡记》(La chute d'un ange, 1838)等。

拉马丁作品赏析

编辑

拉马丁

难道就这样永远被催向新的边岸,在这永恒之夜里漂逝着永不回头?难道我们永远在光阴之海里行船, 就不能有一日抛锚暂驻?湖呵!一年还没有完成四时的运转,她原该同来探望这片亲切的湖波,看呵!只有我一人来坐在石上、波前, 这石呵,你也曾见她坐过。那时你也就这样鸣吼在深岩之下,也就这样冲击着它那皱裂的胸腰,也就这样被风儿吹起你波浪之花, 直溅上她那可爱的双脚。有一夜,还记得吗?我俩悄悄地荡桨,波之上,晴空之下,听不到别的声音,只远远地能听到荡舟人举棹悠扬, 拍着你的微波,和谐相应,忽然有一种妙音,人间世从未曾有,引起了回声反射,惊破湖岸的沉酣;湖水凝神静听着,我那心爱的歌喉 迸发出这样的一番咏叹:“光阴呵,停止飞行!你呵,作美的良宵, 也停住,莫象水一般直淌!这瞬息的妙味呵,让我们仔细领略, 领略这一生最好的时光!“世间尽有不幸者,他们在向你呼求, 你流罢,请专为他们流逝;招他们刻骨愁思连生命一齐带走; 至于幸福者,请度外置之。“然而我徒然祈请也难延片刻时间, 光阴正在背着我而逃跑;我对这夜说:‘慢点!’而那晨曦的光线 眼见着就要驱散这良宵。“因此,爱呵,快爱呵:这点易逝的韶光, 我们要赶快地尽情享受!光阴既浑无际涯,人也无停泊之港, 它长逝,我们也过而不留。”你,妒人的光阴呵!这样酣醉的时刻,爱情为我们斟着满杯幸福的琼浆,怎么能离远我们飞去了,无可奈何, 速度和苦难的日子一样?怎么!就不能至少留下它一点痕迹?怎么!永远消逝了?怎么!消逝得净光?是那光阴给予的,又被它收回, 再没有还给我们的希望?永恒呵!空虚!过去!——无底的幽深黑暗你们把这些时日吞噬去有何用途?说呀:你们夺去的那种无上的沉酣 可有再还给我们的时候?湖呵!阴暗的森林!洞呵!无言的岩石!你们受光阴矜惜,或者能恢复春期,美丽的大自然呵,那一宵燕婉良时, 你至少要留下它的回忆!愿这回忆留在你风雨或晴明时候,留在你波浪上的那许多荒僻悬崖, 愿这些苍松翠柏、笑容可掬的山丘 都有那良宵的回忆存在!愿这回忆也随着春风而往来荡漾,也随着湖边清籁岸与岸相和而鸣,也随着银额之星用它那柔软微光 把湖面晃耀成琉璃万顷!愿这叹息的风声,愿这呻吟的芦苇,愿你这芬芳空气发出的香味清和,愿一切听到、看到或呼吸到的东西 都说道:“他们俩曾经爱过!” 范希衡译 ①这个“湖”是法国萨伏省的布尔热湖;“她”是爱尔菲,也就是查理夫人。1817年爱尔菲原约来此与诗人相会,但到时她病例了,不得不留在巴黎,几个月后就死了,诗人没有能再见到她。这首诗,大音乐家尼代尔迈耶曾为之谱曲。拉马丁在本篇小注里说:“我总觉得音乐和诗一合在一起就互相妨害。二者都是完整的艺术:音乐本身就有其情感;好诗本身就有其和声。”[1] 
选自《法国近代名家诗选》, 外国文学出版社出版(1981)

拉马丁

我的心倦于一切,甚至也倦于希望,不再拿它的祝愿去和那命运啰嗦;我童年的山谷呵,为使我等候死亡,请你仅仅借给我一日的栖身之所。这里就是幽谷的那条狭隘的小径,从这些陂陀腰部垂下来林莽萋萋,它们在我的额上低下交织的浓荫,把我用静穆和平复盖得十分周密,这里是两道清溪潜流在绿荫交处,它们蜿蜒着划出这条山谷的边缘;它们的微波汩汩汇合后渐就干枯,成一条无名之水,流不长源又不远。我的生命之源呵,也同样已经流尽,象它们无声无臭消逝后水不回还;可是它们的水清而我的心境不宁,永远不会反映到一日的晴光灿烂。溪中沙底的清凉、溪上枝条的阴影把我羁留在两岸,整天地不忍离开;我的灵魂入睡了,听着流水的清音象个单调的歌声把婴儿轻轻摇摆,啊!我喜欢逗留的正是在这般境界,环绕在绿荫城郭,满足于有限地平,我喜欢独自一人在大自然里徘徊,听到的只是波声,看到的只是云影。我平生所见、所感和所爱太多太过,所以生前就来寻迷魂津①畔的清幽.你,美妙的境界呵,请做我遗忘之河,从今后只有遗忘才真是我的幸福。我的心儿宁息了,我的灵魂在沉默,辽远的尘嚣人籁一到来便即消残,仿佛那遥天声响经距离逐渐销磨,虽被风送到耳边,也隐约模糊莫辩。我从这里看到了,仿佛隔一层烟霭,生命在弃我而逝,湮灭于过去之渊,只有爱情留下了,象一场大梦醒来只剩个巨型影象还久久不能消遣。歇歇罢,我的灵魂,在这最后的栖止,正如一个旅行者在进入城市之前,怀着满心的希望靠城门小坐片时,呼吸一下晚来空气里的清香掩掩。我们也和他一样来掸掸脚上尘土,这条人生之路阿,永远也不会重经;我们也和他一样在这人生的尽头,呼吸一下归宿前预兆永安的宁静。你的日子象秋日一样地凄凉短暂,象山坡上的阴影迅速地渐就沉沦;友谊把你背叛了,怜悯也与你无关,只让称独自一人走入基因的途径。可是自然在这里,它爱你,把你邀请投入它的怀抱罢,它经常向你开怀:一切对你都在变,自然则不改其垣,天天是同一太阳照临着你的存在。自然仍旧环抱你,用那晴光和清荫;对你失去的虚宝你应该解脱痴愚。热爱毕达哥拉斯②当年热爱的回音,来这里和他一同倾耳听钧天乐曲。在天要随着阳光,在地要随着阴翳;在茫茫的太空里要随着朔风飞行;随着神秘之星的那种柔软的清辉,要轻轻穿过树林溜进谷中的幽隐。为使人意识到他;上帝创造了智慧:你要在自然背后发现到万物之由!有个声音在说话,当精神静默之时:谁没听到达声音在他的内心深处? 范希衡译 ①迷魂津,据希腊神话,迷魂津环绕地狱,亡魂渡过,即忘掉生前一切,故又称忘川,与中国古代传说亡魂渡迷魂津、喝迷魂汤相似。 ②毕达哥拉斯,古希腊哲学家兼数学家,劝人清心寡欲,生活在大自然怀抱中,自己也这样身体力行。
选自《法国近代名家诗选》, 外国文学出版社出版(1981)

拉马丁纪念册上的题诗

生命之书至高无上,不能随意翻阅,也不能合上,精采的段落只能读一次,患难之页自动翻过,当你想重温过去的绵缔情肠,读到的却是生命临终那一章。
程依荣译
参考资料
  • 1.    拉马丁  .知网空间[引用日期2014-06-16]
  • 2.    新沉思集  .wenku.baidu.com/link?url=PlvXxX8OPIaOXfIHkmYegkLL7eUxHJblyqHwu-FyN_MDm2ELVeT0i-zyXovrMN2LijgSHQgA3ZIWCOCtMaVkImvqjESPUtPdhDqHgcd9j2S[引用日期2014-08-12]
  • 词条标签:
    外国 作家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