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笺记

编辑:香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8 13:33:17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花笺记》一般指花笺记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花笺记》是明末清初广东弹词木鱼歌创作作品,全称《第八才子书花笺记》,59回。《花笺记》是粤调说唱文学唱本的佼佼者,在海内外粤语华人中极为流行。老一辈的闺阁妇女们,几乎无人不晓、无人不爱。它由乡村走到城市,从民间传唱走上粤剧舞台,三百多年来传唱不绝,在国际的流传和影响也是在木鱼中首屈一指。《花笺记》明代街巷流行口语形式传播,至清代,由钟映雪编写整理评注,并由传教士译本向海外,从此盛名。但在外省宝卷、弹词、鼓词、子弟书等说唱文学中,未见与之相同的故事,似可定为创作的作品。
作品名称
花笺记
创作年代
明末清初
文学体裁
粤调说唱
作    者
钟映雪

花笺记历史研究

编辑
《花笺记》最初开始被学术同仁所传知,得力于四个人。第一个是俗文学的开山大师郑振铎先生。1927年,他避难巴黎,沉奋于国家图书馆。8月中旬,他向上海寄出了一篇题为《巴黎国家图书馆所藏中国小说与戏曲》的长篇学术研究报告, (发表在当年《小说月报》十一号)。文中介绍了四十多种罕见的文学典籍的(包括《花笺记》)内容、版本和目録,以及简单的评价,国内文学史家才获知《花笺记》不凡的价值。郑氏在文中介绍了《花笺记》大概是在拿破仑三世前后被收进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郑氏先引了“花笺大意”的一段原文,指出:“《花笺记》的文字,在粤曲可称是很好的,间亦有很轻妙很入情的描写。”又说:”写梁生和杨女的反复相思,仿佛各种言小说都没有写得这样深刻和痛切,那么恳切动人。在这里,这两个年青人的恋爱心理确被写得很活泼,很细腻。”然后指出《花笺记》的故事情节构思,“颇脱出一般言情小说的窠臼”1927年8月12日郑氏在巴黎完成了这篇关于中国小说和戏曲的长篇研究报告,就在日记中写道:“总算将五十多天以来在巴黎所孜孜搜读的东西作一个结束,作一个报告,其中颊有些重要的材料在内。虽然文章写得扑实无华而内容则甚可注意。预料发表以后,可引起许多人的研究与讨论。”
继而介绍《花笺记》的是翻译家温晋韩和后未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顾问冯至先生。温晋韩把德国研究中国文学的汉学家卫礼贤的研究文章《哥德与中国文化》翻译后发表在1927年郑振铎主编的《小说月报》号外《中国文学研究》(上)。

花笺记文学特色

编辑
《花笺记》写的是书生梁亦沧与女子杨瑶仙、刘玉卿三人的恋爱故事,《中国俗文学史》说它写“少年男女的恋爱心理、反复相思、牵肠挂肚,极为深刻、细腻。文笔也清秀可喜。”它仿效章回小说,全文分五十九回,通以四字作目,每回多者二百多句,少者仅十六句,做到“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在文字上,它以文言为主,却又不矜于古奥,还插入不少广州方言,整体“清秀可喜”,可说未为过誉。其遣词造句尤为活泼,很有特色。如“房中化物”一回,连用三字迭句,反复渲染而不觉繁冗。
脂与粉,落池塘,有谁重(还)讲理容光……
碎宝镜,破瑶琴,世间谁系(是)我知音……
丢玉笛,碎琵琶,两行珠泪湿罗纱……
烧彩笔,擘花笺,妆台无望写诗篇……
焚双陆,撒围棋,因郎百事冇心机(没心思)……
银筝破,碎牙牌,弦多乱点恼人怀……
烧锦绣,化罗衣,妆整唔忧(不再)似旧时……
焚绣线,拗金针,绣床冷落总无心……
此段巧用比兴,极尽反复回环之妙,堪称佳作。
每回4字标目,篇幅长短不一,差别较大。主要写书生梁亦沧和表妹杨瑶仙之间的爱情婚姻故事小说文学,虽未挣脱跳出来才子美女悲欢离合的窠臼,但情节结构紧凑,文笔流利,恳挚令人感动的激动,杂用广东方言,故在广东、闽南一带广为流传,成为说唱文学的佳作。

花笺记书籍版本

编辑
早期版本有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藏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福文堂刊本《第八才子花笺》,道光二十年(1840)闲情阁藏版《新刻正本第八才子花笺》,英国不列颠博物馆藏咸丰六年(1856)考文堂藏版《绣象第八才子书》,英国皇家亚洲学会藏文畲堂藏版《绣象第八才子笺注》等。国内有赵景深藏香港五桂堂本《改良正字第八才子花笺》及陈汝衡藏以文堂本《正字第八才子花笺》。其中以文畲堂《绣象第八才子笺注》的内容最为详尽。陈汝衡校订的《花笺记》,于 1958 年出版。

花笺记文学影响

编辑
早在1824年便被汤姆斯译成英文,1826年俄国的《莫斯科电报》又将其译成俄文,1836年又为辜尔兹译成德文。1866年,著名东方学者施力高又将它译成荷兰文在印尼出版。1868年,英国人鲍夫林又从荷兰文转译成英文在伦敦出版。1871年,丹麦学者史密特又译成丹麦文在哥本哈根出版。1876年,法国人罗斯尼又译成法文在巴黎出版。不仅是在欧洲,它也普及于东亚各国。除前面提到的鲍夫林译文在印尼出版发行外,早在18世纪初叶《花笺记》便流传到越南民间,改写者为阮辉似。在日本,也有《花笺记》的本子在民间流传。
因此可以说,此书震荡了整个欧亚大陆,影响了那里的几代读书人。欧洲的大英博物馆、牛津大学图书馆、法国巴黎图书馆、荷兰莱顿大学图书馆、丹麦皇家图书馆里都有收藏。
德国著名大诗人哥德在他1827年2月3日所写的日记中就说,他看过中国的《赵氏孤儿》《玉娇梨》《今古奇观》《百美新咏》等书。他读后深有感慨地说:“中国的小说,都有礼教、德行与品貌方面的努力。正因为有这样严正的调教,所以中国才有数千年的悠久历史文明。”哥德读了《花笺记》更是深受感动,大大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正是由于《花笺记》的优美叙述文字和委婉曲折的情节触发了他,使诗人在他敏感的琴弦上留下了震颤心灵的回声,他激情满怀地写下了动人的诗篇《中德四季与晨昏合咏》。
德国的一位专门研究哥德的著名学者卫礼贤,在分析哥德写《中德四季与晨昏合咏》一诗的创造过程时说:“总括地说一句,哥德在写这十几首诗时是受看《花笺记》的冲动,心情是很不平静的。他把由那本书里所得到的冲动,放在脑筋里融化组合过。他接受冲动的态度是活的,不是死的。因为他能够鲜活地理解这些冲动,深深地钻进它的幕后,所以他的思想能够和中国的真正精神,直接地深深吻合。”
词条标签:
文学 文化设施 小说 地理 出版物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