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

编辑:香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18 13:17:27
编辑 锁定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是北宋文学家苏轼创作的一首词。上片写雨后暮春景物,并抒写了惜春的意绪。下片写曲水流杯的现场盛况以及对当年兰亭陈迹的感慨。全词蕴蓄的是时光易逝、物是人非的沉痛之感,带有人生哲理意义。
作品名称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
创作年代
北宋
作品出处
《苏东坡全集》
文学体裁
作    者
苏轼
词    牌
满江红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作品原文

编辑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
上巳日作。城南有坡,土色如丹,其下有堤,壅郑淇水入城
东武南城,新堤固、涟漪初溢。隐隐遍、长林高阜,卧红堆碧。枝上残花吹尽也,与君更向江头觅。问向前、犹有几多春,三之一。
官里事,何时毕。风雨外,无多日。相将泛曲水,满城争出。君不见兰亭修禊事,当时坐上皆豪逸。到如今、修竹满山阴,空陈迹。[1]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注释译文

编辑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词句注释

⑴东武:此处指密州治所诸城。流杯亭:即诸城南禅小亭。
⑵上巳:农历每月上旬的已日。三月上巳为古时节日,习用三月初三日。
⑶壅:堵塞。郑淇:水名,由郑河淇河于密州城南汇集而成,东北流入潍河。
⑷阜:土丘。
⑸卧红:指花瓣被雨打落在地。
⑹江头:指郏淇水边。
⑺向前:往前,未来。几多:多少。春:指春光。
⑻兰亭修禊:东晋永和九年(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当时名士41人集合于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兰亭,修祓禊之礼。众人作诗,王氏作《兰亭集序》。修禊,三月三日于水边采兰嬉游,以驱除不祥。
⑼豪逸:指豪放不羁,潇洒不俗的人。[1]  [2]  [3]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白话译文

东武城南刚刚筑就新堤,郏淇河水开始流溢。微雨过后,浓密的树林,苍翠的山岗,红花绿叶,满地堆积。枝头残花早已随风飘尽,我与朋友同到江边把春天寻觅。试问未来还有多少春光?算来不过三分之一。
官衙里的公事纷杂堆积,风雨过后更无几多明媚春日。今日相约,泛杯曲水,全城百姓也争相聚集。您不曾闻知东晋兰亭修禊的故事?当日满座都是豪俊高洁之士。到如今只有长竹满山岗。往日陈迹,无从寻觅。[1]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创作背景

编辑
自从东晋永和九年王羲之与众名士兰亭修禊之后,传统的节日上巳日便成了一个富有诗意的日子。这对于某些士大夫文人尤其具有诱惑力。熙宁后期文名已显的苏轼也不例外,作于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年)三月上巳日的《满江红》词便是一个有力的见证。[2]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作品鉴赏

编辑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文学赏析

这首词的题目交代了作词的地点、时间,叙写的中心——“会流杯亭”,以及与此相关的城南引水入城工程。上片写雨后暮春景物,并抒写了惜春的意绪。开头三句从城南引水入城工程写起:东武城南筑就新堤,郏淇河水开始充盈。其所以由此落笔,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曲水”的水源,对下片来说,真可谓伏脉千里。以下详写暮春景物,先写雨后山冈上花木零落的景象:一场小雨过后,在那浓密的树林中和苍翠的山冈上,红花绿叶,堆积满地。透过字面,仿佛有词人轻微的叹息。以“卧”、“堆”两个动词形容花叶遍地狼藉的状态,以“红”、“碧”两个表示色彩的形容词活用为名词,借指花、叶,都显得十分形象和精炼。再写“枝上残花”荡然无存,于是向江边追寻春天的踪迹:试问未来还有多少春光?算来不过三分之一。这就是寻春所获得的一个既令人失望又使人略感安慰的结果。因此,词人在描写暮春景物时,也由隐而显地表现了他惜春的心情。
下片写曲水流杯的现场盛况以及对当年兰亭陈迹的感慨。换头“官里事”四句,词人感叹官衙事务纷繁,自然界又多风雨,轻闲而明丽的日子竟没有多少。这是一笔衬托,说明聚会流杯亭是很难得的。以下“相将泛曲水”两句,正面写曲水流杯的现场盛况:上巳日与同僚相约聚会于流杯亭,开展曲水流杯的活动,全城百姓都争着前来观光。“相将”句明点词序“会流杯亭”,转到对全词中心内容的叙写,但用墨极其简炼,妙处全在从闲处铺垫以及从侧面烘托。与暮春自然景物相比,“泛曲水”是一道特异的风景线,它在很大程度上填补了春光大减所造成的缺憾,所以上片所写未尝不是一种绝好的铺垫。“满城争出”句,由充当热心观众的全城百姓渲染出曲水流觞现场的盛况。一个“满”字和一个“争”字,更令人想见万人空巷的热闹情景,以及词人作为州郡长官与民同乐的惬意和自得。另一层烘托则是由眼前景、事所引发的对历史的联想:“君不见兰亭修楔事,当时座上皆豪逸。”显然,兰亭修禊与曲水流杯,当日主盟其事并作序的王羲之与词人自己,众名士(“豪逸”)与众同僚,一一对应,其衬托和比喻之意清晰可见。结尾两句紧承上文,对史事感慨系之:到如今只有长竹布满故地的山岭,而昔日盛事已成陈迹,再也无从寻觅了。这不仅是发思古之幽情,怀古主要是为了慨今,因为“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兰亭集序》),其真正用意即在于此。它所蕴蓄的是时光易逝、物是人非的沉痛之感,是带有人生哲理意义的。
这年十二月,苏轼离开密州任所时,还满怀深情地写下了一首《别东武流杯》诗,可见上巳雅集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1]  [3]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名家评价

卓人月古今词统》卷十二:(“三之一”句)胜马庄父“十分春色今无儿。”[4] 

满江红·东武会流怀亭作者简介

编辑
苏轼(1037—1101),字子瞻,一字和仲,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苏洵之子。嘉祐年间(1056—1063)进士。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讽刺新法而下御史狱,贬黄州。宋哲宗时任翰林学士,曾出知杭州、颖州,官至礼部尚书。后又贬谪惠州、儋州。在各地均有惠政。卒后追谥文忠。学识渊博,喜好奖励后进。与父苏洵、弟苏辙合称“三苏”。其文纵横恣肆,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并称“苏辛”。 又工书画。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书传》、《东坡乐府》等。[5] 
参考资料
  • 1.    孙凡礼 刘尚荣.苏轼诗词选:中华书局,2005:253
  • 2.    王宜瑷 王水照.苏轼诗词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129-130
  • 3.    王水照 朱刚.苏轼诗词文选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147-148
  • 4.    吴熊和.唐宋词汇评(两宋卷):浙江教育出版社,2000:420-421
  • 5.    缪钺 等.宋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1472-1473